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前沿
翻转课堂列入2014年高等教育地平线报告
作者:佚名文章来源:更新时间:2014-07-18访问量:0

美国新媒体联盟(New Media Consortium,简称NMC)《2014年高等教育地平线报告》(Horizon Report > 2014 Higher Education Edition)已经出炉。内容包括加快高等教育教育技术应用的主要趋势、妨碍高等教育技术应用的显著挑战、高等教育教育技术的重要发展、新媒体联盟地平线项目2014高等教育专家组等四项。

因为发现其中出现翻转课堂一词,便吸引我着手翻译起来。由于英语poor,翻译难度非常大,已经译出的下列文字中,也一定有不少牵强或谬误之处,敬请博友自行甄别。

NMCHorizon Report > 2014 Higher Education Edition”中令世人最为瞩目的高等教育教育技术的重要发展中列出三个阶段6项技术:

近期(1年或以下)

翻转课堂

学习分析

中期(2-3年)

3D打印

游戏与游戏化学习

长期(4-5年)

量化自我

虚拟助理

有关翻转课堂的叙述如下(以下皆为译文):

翻转课堂指一种如何把学习主动权从教师转移到学生的重组课内外时间的学习模式。在翻转课堂模式下,宝贵的课堂时间被用于更加活跃的基于项目的学习。在课堂里,学生在一起协作解决本地或全球面临的挑战,或其他现实世界的应用,以获得对主题更深的理解,而不是老师利用上课时间传递信息。传递信息的工作是由每个学生课后完成的,可能需要看视频讲座、收听播客、强化电子书内容精读和网络社区同伴互助等形式。

学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访问各种各样的资源。教师可以投入更多的时间与每一个学生互动。课后,学生自己处理学习内容、学习进度和展示学习成果的方式,教师采用针对性指导和协作方式,以满足他们的学习需求和个性化学习过程。目标是让学生在做中学得更加扎实。

概述

翻转课堂模式是与混合式学习、探究式学习和其他教学方法交织在一起的大教育运动的一部分,以及为了让学生更具有灵活性、积极性和更多参与性的途径。

第一个有据可查的翻转课堂案例是在2007年(我注:这个时间与乔纳森•伯格曼和亚伦•萨姆斯两位教师的叙述有出入),当科罗拉多州林地公园高中的两位化学教师想要解决当学生往返于参加邻近学校活动时造成学生缺课问题的时候。学生们正努力赶上他们的功课。乔纳森•伯格曼和亚伦•萨姆斯两位教师,尝试用录屏软件和PowerPoint即时录课,并发布在YouTube上。他们立刻观察到课堂上一个戏剧性的变化:重心转移到提高师生之间、生生之间的互动和促进深层关联上来。他们的角色从讲授者转移为教练和学生个性化学习的指导者。他们作为小组协作的参与者观察学生,提出了关于谁需要额外关注的更准确的评估,然后,他们创建了微型教学视频,来满足那些学习者。

与此同时,萨尔曼•汗创立了以非盈利性的可汗学院,对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提供一个全球性的免费教育。该网站和应用程序包,一个广泛的专业的视频课程库,涉猎科学、经济、金融和人文等。当数百万学生经常访问可汗学院,以弥补正规教育之不足的同时,教育工作者也用这些视频作为他们翻转课堂的资源。

可汗学院已经引发许多类似的努力,包括学院守则和学习者电视。(原文为“The Khan Academy has inspired a host of similar endeavors, including the Code Academy and LearnersTV.”)

由于大量的免费资源随时可以访问,翻转课堂的教师往往不必从头开始创建任何材料,而是专注于创意题材最好的内容。翻转学习和可汗学院推出七年之后,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已经成功地采用了这个模式,证实其在地平线项目近期研究中的地位。

鉴于许多学习技术走向在中小学校应用之前,首先在高等教育应用,翻转课堂却反映了相反的轨迹。如今,许多高校已经接受了这种方式,使学生把宝贵的课堂时间用在往往显示他们是真实世界的学习主体的实践活动。

教学、学习与创意咨询的相关性

翻转课堂模式因为它为教授和学生如何重新安排面对面教学,创造一个更加高效和充实的课堂而越来越受高等教育机构的欢迎。

对于教师,这往往需要精心设计或选择与一个特定课程最相关的作业资源,可以是利用自己录像和录屏,一个精心设计的导向链接,或者各种开放教育资源(OER)等形式。

例如,曼彻斯特大学外面的约拉姆,是一个免费的在线教育资源库,这个资源库通过主题、作者或关键词搜索成千上万的资源。除了观看录制的教学视频,其他诸如带协同批注和讨论软件的数字读物的技术,能使教师更切合学生学习的模式和需求。通过查看学生的在线评论和提问,教师可以更好地为课堂教学做准备,以便在面对面的时间里应对极具挑战性的想法。

学习环境转变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和扩展的社交空间,在那里,学生能批判性地参与或解决团队问题。

马歇尔大学的一位教师说,他不再需要花费宝贵的课堂时间在个别缺课的学生身上。他可以通过下载内容的平板电脑,继续在全班同学中着手学习。

翻转教室的另一个好处是,它帮助学生发展员工赖以成功所需的技能。医疗保健正在走向从业者合作组织;杜克大学脑科学学院已经采用翻转课堂作为在新兴从业者中开发强化合作与创新思维技能的方式。

研究人员目前正在研究翻转课堂是如何影响学习的,其初步成果非常令人鼓舞。在北卡罗莱纳大学基础药剂学课程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翻转的环境提高考试成绩5.1%。哈维玛德学院还从事一项影响STEM课程的学习策略的研究,研究人员正在评估学习收益、 保留和转移到下游的课程。

在实践中翻转课堂

下面的链接提供了翻转课堂在高等教育中应用的例子:

印度的翻转商业课程

位于孟买的印度商学院正在使用Creatist软件管理内容,安全和交付,以及跟踪学习者反应和活动,以帮助促成他们的翻转学习模式。

文学文本的翻转课堂

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大学英语学院用翻转课堂鼓励文学文本的有效阅读。学生使用在线测验和网上阅卷,以确保他们准备深入到课堂小组讨论和辩论中。

奥尔巴尼大学的安全识别

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支持下,奥尔巴尼大学数字鉴别专业的学生正在审查课程和在课堂之外的虚拟实验室工作,他们在课堂上与导师在一起从事解决网络安全问题。

拓展阅读

下面的文章和资源推荐给那些希望学习更多关于翻转课堂的人:

6专家提示翻转课堂

詹妮弗Demski,校园科技,2013123

哈佛大学教授,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育技术服务中心的助理主任,大峡谷州立大学(Grand Valley State University)提供翻转大学课程战略的数学教授。

翻转医学教育

Carl Straumsheim, Inside Higher Ed201399日)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育高级副院长和汗学院创始人认为,翻转课堂模式可以给医学学生更多动手学习的时间。

一个翻转课堂的综述

(翻转学习网,访问2013116日)翻转学习网发布了翻转学习模式的全面反思,得出结论认为,现有的研究表明,翻转学习方法促进课堂环境更加以学习者为中心。

资料来源:

2014年高等教育地平线报告英文版P36-37